全国服务热线: 400-123-4567
最新公告:
欢迎来到武汉香港财神网体育有限公司!
产品展示Item Category
联系我们contact us
地址:
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东原时光广场c座12F
邮箱:
32565482@163.com
电话:
400-123-4567
传真:
+86-278-8303856
新闻动态   当前位置:香港财神网 > 新闻动态 >
手掌卷进绞肉机淡定姐全程笑容满面添加时间:2019-02-12

  对于大部分70后和80后来说,1998年问世的星际争霸,不仅仅是一个游戏,因为它繁杂的操作、多变的战术和具有观赏性的战斗,催生了电子竞技这个全新的体育项目,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。

  20年后,来自全国的近200名星际争霸爱好者齐聚重庆,参加了12月16日星际争霸20周年纪念活动。 郭斌(CQ2000)、章春雷(fengzi)等著名选手纷纷亮相,和新老朋友一起重温了20年前一起对战、一起围观、一起分析的感觉。

  对于这群人来说,星际争霸意味着什么?12月24日下午,上游新闻·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专访了郭斌、负责20周年组织的章春雷及其妻子琪琪,他们讲述了那些年他们打过的星际争霸。

  16日下午1点,沙坪坝三峡广场北纬30度网咖中,150台电脑全部都在玩星际争霸,这一幕让人感觉有点穿越,可是在20年前这样的情况是常态。

  章春雷的妻子琪琪是一位80后,正是星际争霸让她成为了重庆小有名气的电竞女选手。她回忆了20年前打星际的时光:“1998年我当时在读初中,那时候重庆的电脑房,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‘星际’。后来我有个叔叔在重庆大学当计算机老师,学校电脑很多,于是我经常去重大玩电脑,结果就结识了很多重大星际联盟的大学生。2001年我经常和星际联盟的学生们一起,在重大对面的金三角网吧玩,那时候也基本是120人全网吧打星际。”

  为了活跃现场的气氛,2001年曾拿到WCG中国冠军、世界殿军的星际元老郭斌(操作人族),和琪琪(操作虫族)来了一次友谊赛,马上引发了众多电竞迷的围观,他们一边围观一边和身边的朋友小声地讨论:“CQ2000是什么复古战术?居然不开分矿?”“这个妹子(琪琪)手速有点快哦,APM(每分钟操作的次数)应该上300了吧?估计我遇到也打不赢。”

  对于90后和00后来说,如果你在玩电脑游戏的时候,背后有一群人围观,还在不停讨论,可能会感到不可思议甚至厌烦,可在20年前的电脑房,这也是常态。

  说起和郭斌的这次性别对决被围观,琪琪笑了起来:“看得出来他是很久不玩了,而且让着我,所以这次对战与其说是对决,不如说是满足我追星的愿望吧。至于你说的围观,我们背后才五六个人,比起当年差多了。当年金三角网吧有个叫‘任我行’的高手,他曾是重庆星际战网一哥,每次他一上机,即使是半夜,背后都有10-20人的围观!”

  

  妻子被人围观,章春雷作为职业选手也觉得很开心:“其实20年前,我们就是这么玩的。我老家那电脑房只有10台电脑,收费是每小时2元,上机都要排队。基本上要站着看别人玩2-3小时,自己才能玩1-2小时。说实话,当时的经济条件并不好,哪能像现在一样想玩多久就玩多久。”

  对于大部分的重庆电竞迷来说,郭斌打星际的故事已经成为了励志故事,他电竞梦开始的地方就是星际争霸:“其实我是一个比较贪玩的人,用现在的话来说,算是网瘾少年吧。1998年我接触星际争霸之后,基本上天天在网吧打游戏,成绩垮了不少,但我的游戏却越打越出名,当时我在网吧已经找不到对手了。”

  2000年,郭斌为了打好星际,高中毕业辍学了,他坦言当时已经没有退路:“当时我在亚联等战网上打出了名气,结果一家叫今日前锋的公司,组建星际战队找到了我,跟我签了一年,待遇是在老板旗下的网吧免费训练,同时一个月给我200元工资,最后代表他们打比赛,奖金全部归我。”

  如果无法在星际争霸上取得成绩,郭斌可能就会成为玩物丧志、网瘾少年这样的反面材料,因此他格外珍惜星际争霸给他的机会:“开始的时候也没想太多,只是觉得打星际有人包网费开工资,我不用每个月找家里要500-600元的生活费了。可后来看父母那辈人交流的时候,意识到我只有打出成绩,才能得到社会的认可。”

  2001年,正是凭借在WCG中国区总决赛取得星际争霸冠军,郭斌终于得到了外界的尊重和父母的肯定:“我妈妈真正觉得我打游戏是一条出路,就是2001年的WCG,当时我用‘CQ2000’的ID,击败了国内著名的马天元,取得了星际的全国冠军和30000元的奖金!比赛的时候我没跟家里人说,打完比赛我才悄悄拿着上税后的24000元奖金,突然出现在我妈面前,然后把钱一放说:‘妈,我终于挣到钱了!’她意识到我打游戏也能有出息了。后来我去WCG全球总决赛,拿到了星际争霸的殿军、魔兽争霸的亚军,网上的新闻传回了重庆,央视还采访了我,我走的电竞之路也得到了更多人的尊重。”

  虽然大部分电竞名将都是从网瘾少年起步,通过刻苦训练取得成绩,可章春雷表示他并不是:“虽然我1998年就接触星际争霸,但当时我一点都不上瘾,只是偶尔玩玩。主要还是星际争霸难度太高了,本身游戏是全英文,我们初中英语水平,根本看不懂修建、技能等说明,需要别人教才知道含义。加上当时有个同学,可以1V3,让我觉得很失败,有点提不起兴趣。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作弊,用小狗变飞龙!”

  不过2003年高中毕业以后,章春雷在家人的支持下选择了打星际,说起这次选择他也有点忍俊不禁:“我上学的时候,学习成绩并不好,还经常惹是生非,让我妈妈很头疼。2003年高中毕业以后,我应聘当了网管,当时想的当网管可以免费上网还有钱赚。在当网管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星际的民间高手,他不仅打星际,还看韩国的星际联赛的直播,让我知道了电竞。电竞在韩国是可以谋生的职业,恰好国家体育总局也在2003年承认电子竞技是正式体育项目,所以一事无成的我决定练好星际!我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妈妈,她很支持我,她认为只要我认真做一件事,不再惹是生非,就是好事情。”

  俗话说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。为了见证线年章春雷去武汉参加了一个线下的星际争霸比赛,这次比赛没有出现奇迹:“我到了16强就出局了,这次比赛让我增长了见识,认识了很多星际高手,加了他们的QQ以后,可以和高手交流训练、比赛的心得了。”

  有了高手的指点,章春雷逐渐展现了星际上的天赋,他在2005年的首届CKCG中韩电子竞技大赛(后来改名叫IEF)上证明了自己的实力:“当时我是从郑州拿到出线权,然后去北京打全国总决赛。那个比赛的赛制很奇葩,全国16名星级选手打一轮,淘汰掉一半以后,剩下8名选手和8名韩国选手对决,这次比赛我认识了沙俊春(PJ)、罗贤(Lx)等国内大神。因为我是新人,所以和621(游戏ID号)组队打的2V2,我们发挥不错,取得了中韩对抗2V2的第二名,拿到了1万元奖金,交税以后我和621一人分了4000元!”

  由于中韩电子竞技大赛的关注度很高,章春雷通过这次比赛找到了自信:“我回到家给妈妈看了我得的奖金,她很高兴,说‘你总算是争了一回气’。不过,这4000元我没有上交,我还倒贴了300元,买了一台电脑,然后去办了200元的网络包月,开始在家苦练星际!”

  通过在线上和线下的比赛打出了名气,章春雷受南京著名星级选手孙一峰(F91)的推荐,2006年加入了天津汇泰电竞俱乐部,成为了一名职业星级选手。

  星际争霸给章春雷带来了工作,同时也带来了压力。他告诉上游新闻·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:“很多人喜欢用‘万人过独木桥’来形容高考,可在我看来,职业电子竞技需要承受的训练和比赛压力,不亚于高考!以前读书的时候,就是每天白天在学校上课、晚上做好作业就好了,整个时间大约在10小时吧。打职业以后,我们俱乐部要参加国家体育总局举办的CEG(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),所以完全按照专业运动队来练习,每天早上不到10点开练,除了吃饭、睡觉、上厕所,基本上要练13-14小时。除了1V1的内战之外,还要和其他俱乐部约战,自己还要通过VS平台打各式各样的路人……我记得当时我新申请的VS号,直接打到了18级!平时也没有什么节假日,只有参加完比赛才能休息一下。”

  高考有提前批、一本、二本、三本和专科,可是电竞比赛没有退路,就是成王败寇,当时各俱乐部参赛的唯一目标就是冠军和奖金。章春雷透露:“2006年,国内最强的PJ和Lx都去了韩国打职业,国内剩下的星级选手水平相当,所以竞争尤其激烈,每次比赛都是大考!那个时代没有网络直播赚钱,我们作为职业选手,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奖金,没有成绩就意味着你要受穷,饿着肚子打游戏,甚至最后一事无成,为生计而犯愁。”

  听着章春雷讲述自己的职业之路,琪琪表示女子电竞情况更差:“女子星际比男子星际更差,女子只有半职业俱乐部,平时没有收入,只有参加某些赞助商比赛才可能有奖金。”

  回忆起当年入队的考核,琪琪直言相当有趣:“重庆有个星际名人叫白晶晶,她组建了8da女子星际战队,白晶晶当时是8da论坛的版主,在网上粉丝众多,很多星际爱好者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。当时我有次匹配到她以后,打完了她主动加我好友,问我‘是不是女的?’我说‘是的’,于是她就约我见面,见面后线下又打了几局确认我是本人之后,就把我拉进了战队。”

 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,当时的女子战队收入来源太少,琪琪最后只能放弃职业梦:“我也想过打职业,还曾不知疲倦的训练,每天在网吧除了训练就是睡觉,我的APM长期保持在280左右,但是没有职业俱乐部愿意招女选手,最后只能放弃了,找了一个稳定的工作谋生。”

  “如果没有星际争霸,相信我和fengzi(章春雷)肯定不会有交集。”说起和章春雷结识的过程,琪琪露出了甜蜜的笑容。“当时的星际其实不仅仅是游戏,还有交友的功能,很多朋友进了游戏都不是第一时间开游戏,而是会打字交流一下。通过打字我认识了很多天南海北的朋友,甚至是国外的朋友。我的生活圈子主要在北京和重庆;fengzi则是在天津、成都训练,家在安徽。如果不打星际,我们两人根本不可能认识。”

 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,是发生在2009年的WCG成都赛区预选赛,当时琪琪从重庆到成都去给几位认识的重庆朋友加油打气。

  看到一个长相不错的美女还打星际,章春雷选择了主动出击,一问游戏ID,居然还是“熟人”:“当时她说自己ID是CQUSA,这个ID我曾经交手过。因为大家都是打虫族,还有过比较多的交流,不过仅限于网络,没想到这次居然线下碰到了,所以我下了决心一定要把她追到手!”

  于是在成都拿到分赛区冠军之后,章春雷主动邀请琪琪参加他的庆功宴,随后找她要到了QQ、手机号等联系方式,邀请她去北京看全国总决赛。恰好琪琪曾经多次在北京参加WCG北京赛区预选赛,于是欣然答应了这次邀请。

  2009年的WCG全国总决赛,成了章春雷和琪琪从认识到相恋的最佳机会。有了琪琪的支持,这次比赛章春雷的虫族大杀四方,夺得了WCG中国赛区冠军,获得了参加全球总决赛的机会以及3万元冠军奖金。说起这笔钱的用处,章春雷有点不好意思:“当时交了税以后还有24000元,我把这笔钱存了起来,后来成了我们房子的装修款。”

  恰好2009年,成都成为首个举办WCG全球总决赛的中国城市,于是两人都觉得邂逅是一种偶然中的必然,最后确定了恋人关系。琪琪表示:“我们是在成都真正认识的,去北京拿了全国冠军,又到成都参加世界总决赛,真的是太巧了!让我感觉我们的认识是一种命运,所以后来就在一起了。”

  2010年,章春雷和琪琪结婚,随后2012年有了爱情的结晶,生了一个女儿。这也让章春雷的重心从电子竞技转到了家庭和事业两者兼顾:“有了孩子以后,虽然我也在参加各式各样的比赛,还拿了多次中国星际C-OSL个人联赛的冠军,但我逐渐减少了外出比赛的时间。2017年韩国有个星际邀请赛找到我,可是为了照顾女儿和老婆,我还是放弃了。”

  因为无法四处参加比赛赚取比赛奖金,章春雷也用自己的积蓄,开办了北纬30度网咖,还把这里打造成为了重庆星际爱好者的据点,也因此承办了本次的星际20周年活动。

  说起这次活动的初衷,章春雷表示就是为了追忆逝去的青春:“对于我们星际爱好者来说,这个游戏不仅是电竞项目,也是我们的青春。特别是大家成家立业以后,也许很多人都忙于工作、家庭,很难再和朋友们开一局,但是这次大家能重聚在一下,再次感受20年前一个网吧都在打星际、聊星际、看星际的氛围,是非常难得的!所以在三炮(中国星际争霸著名解说)提出要搞一个全国20周年纪念活动之后,我主动承办了重庆的活动,希望大家能一起重温一下那些年我们一起打过的星际。”

  琪琪在参加本次活动之后,也表示她找回了久违的成就感:“因为fengzi平时事情比较多,我们家里老人又不怎么帮得上忙,所以我辞去了工作在家带孩子,打星际的机会越来越少了。可这次我重新上场,和众多星际爱好者们对战,真的很开心!赢他们的那一刻,我找回了久违的成就感。其实这次很多人为了参加活动,都牺牲不小,他们大学毕业就回各自的家乡工作,这次是专程坐飞机、赶高铁回来了。我们白天搞了比赛,晚上还去吃火锅聚餐,聊起了各自的近况。”

  最近几年,电子竞技进入奥运会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,其中一大阻力就是电子竞技更新换代太快、项目变化太大,可能四年的奥运周期直接会熬死一个游戏。例如去年火爆的绝地求生,今年都热度大降低;曾经风光无限的CS、DOTA,现在也是风光不再……

  可是星际争霸作为20年的老电竞项目,却有焕发第二春的趋势:去年击败了众多围棋高手的人工智能AlphaGo,把星际争霸作为了新挑战项目;韩国媒体更是报道,今年韩国职业联赛已经重启了星际争霸重置版比赛。

  对于这些新动向,章春雷没有感到奇怪:“星际和其他电竞项目不同,它的高门槛,可以让入门者可以获得极大的成就感。同时星际是没有上限的,战术不断在更新,以前发育5分钟才打,现在人族2分钟就可以通过111、112战术发起进攻了,我们虫族作为应对又开发了两矿速科技流……这种战略性的对抗,本身就很有趣。”

  正是因为电子竞技也可以长盛不衰,所以现在很多有星际情怀的老板,还在赞助星际比赛。章春雷透露:“我今年搞的一个重庆地区比赛,就有老板赞助了10万奖金!这次我们的20周年聚会搞了个友谊赛,也有两位爱好者赞助了1.5万奖金。当然最夸张的是彪哥,他大学时候打星际,毕业后创业成了大老板,赞助星际比赛的钱起码上千万了。”

  电子竞技有了可持续的关注度,章春雷和琪琪是否考虑让女儿也能继承父母的衣钵?琪琪表示:“对这方面我们不强求。作为电竞选手,我们深深知道要想成名的艰难。如果她有这方面的兴趣和天赋,未来又有女子电竞的新道路,她也愿意去付出的话,我们会考虑培养的。当然,现阶段首先考虑的还是接受正常的教育,不要因为游戏耽误了对语、数、外等基础学科的学习。”